完整版《霸道狂兵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

2019-10-08 12:54:14 江苏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
  热书《霸道狂兵》已完结上线。 

  在【零小说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56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。

 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。

  洛千帆从魅勋出来,手里多了一万块钱,心里有些酸楚,这怎么啥好事都让哥给摊上了呢?一个月一万,魅勋真有钱啊!

  不过洛千帆真是有些佩服林音涵,一个二十几岁的美女,正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候,别人都在享受青春的时候,而她却已经成为静海市第一集团的CEO,业务能力让人惊叹。

  而且林音涵亲手接管海外部说明海外部及其重要,那么多分店普通人恐怕很难操控,而林音涵却能如鱼得水的运用,说明这个女人掌控能力很强。

  "这个女人不简单啊!"洛千帆自顾自的感叹道。

  "铃铃铃……"洛千帆老套的电话铃响了。

  "喂?"

  "地龙出事了。"电话里响起白玲珑冷清的声音。

  听到这句话,洛千帆一愣,随后双目赤红的问道:"谁干的?"

  "别激动,这次地龙出事有些蹊跷,现在警方也调查不出来。"白玲珑轻声说道。

  "那帮废物警察能干什么?"洛千帆嘶吼道。

  电话那头沉默一会,说道:"这件事只能让警方解决,咱们越界插手似乎不太好。"

  洛千帆厉声说道:"既然对方能直接击败地龙,说明绝对是一个高手,不是燕京子弟就是海外杀手,反侦察能力极强,是警察可以应付的吗?"

  "那怎么办?"白玲珑担忧的说道。

  "马上让警察停止插手,这件事情已经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了,给他们一年的时间也调查不出来,这样调查根本没用,我去调查,无论是谁,敢伤害地龙,我都要他死!"洛千帆冷声说道。

  "好。"

  长年听从洛千帆的安排白玲珑已经成为习惯,哪怕洛千帆让她去死,她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  "地龙出事经过怎么样?"洛千帆急声问道。

  "是在军区门口发现的,据巡逻的兵说的,地龙是在黑色别克车上丢下来的。"白玲珑快速说道:"不过还好记住了拍照,一会我去调查一下。"

  "不用了。"洛千帆阻止道:"对方既然是预谋已久就不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,那个牌子肯定是假的,而且地龙一直都在军区不惹事,怎么可能惹上这么强大的对手?所以对方应该冲着尖刀小队去的。"

  "那怎么办?"白玲珑有些迷茫的问道。

  洛千帆顿了顿说道:"尖刀小队多半被盯上了,去和老首长请示,然后你们以窃取军事机密叛逃的名义逃离军区,切记要到静海市来找我!我暂时可以保证你们安全,顺便看看谁这么大胆。"

  "什么时候行动?"白玲珑平静的问道。

  "今天晚上把计划说给老首长,让老首长这几天尽可能找你们麻烦,这样你们就有理由了,尖刀小队是华夏最强的队伍,虽然知道的人不多,但如果集体叛逃绝对是一个轩然大波,所以这次真的很危险。"洛千帆犹豫一下说道。

  "我这就去操办。"白玲珑说道。

  洛千帆皱了皱眉头说道:"你和兄弟们商量一下,毕竟这么做你们要承担军界和舆论两方面压力,而且暗地里还有一个高手盯着,非常麻烦的。"

  "这和命比,哪个重要?"白玲珑问道。

  "地龙现在怎么样?"

  "在医院昏迷不醒……"

  "……"

  挂了电话洛千帆一个人走在大街上,心里有些沉重,这次绝对是尖刀小队的危机,一个能把地龙打的昏迷不醒的高手,在暗地里盯着尖刀小队的一举一动,这绝对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。

  地龙的实力绝对是母庸置疑,虽然不是尖刀小队最强的,但也不弱,对付起普通的特种兵一手一个,足以看出实力不俗。

  以前洛千帆和地龙交过手,而且洛千帆有信心让他三招之内必败,但想要把他打的昏迷不醒也需要费一些拳脚,那么重创地龙的人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。

  "到底是谁呢?"洛千帆喃喃自语道。心中有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感觉。

  ……

  "报告!"

  "进。"

  老首长微微抬眸看了白玲珑一眼,笑着问道:"怎么了玲珑?"

  "首长,地龙遭遇不测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?"白玲珑直奔主题的说道。

  "你是为这事而来的?"老首长收起笑脸问道。

  "对。"

  "你也知道,这种事情我不好插手。"老首长叹了口气说道:"尖刀小队都是我带的兵,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,我暗地里也派人调查,但对方手段实在高明,根本无从下手。"

  "我刚刚打电话给羽龙了。"白玲珑忽然说道。

  "嗯?"老首长微微一愣问道:"你把事情都告诉他了?"

  白玲珑低下头默不作声,老首长看了笑了笑说道:"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,你找那小子的确是一个好的选择,那小子鬼点子多。"

  "首长,羽龙的意思是把全部尖刀小队都调出军区。"白玲珑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  她真是有点害怕,尖刀小队是国家最强的队伍,她怕老首长再骂她一顿。

  老首长出奇的没有发火,而是品了这句话的意思,淡淡的问道:"羽龙的意思是对方很有可能冲着尖刀小队来的?"

  "没错。"

  老首长哈哈一笑,眯着眼说道:"这小子还真没让我失望。"

  "啊?"白玲珑愣住了。

  "他和我猜测的一样。"老首长拿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,说道:"这件事对方应该预谋已久了,但估计是忌惮羽龙,所以才迟迟没有出手,而现在羽龙走了,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。"

  "那首长你现在不是很危险?"白玲珑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  "哼!我可是燕京军区的首长,怎么说也代表国家的脸面,他敢动我?"老首长傲气十足的说道。

  "真的没事吗?"白玲珑眼含担忧的问道。

  "没事,你跟我说说羽龙那小子的计划。"老首长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  白玲珑皱了皱眉头说道:"羽龙的意思是让我们以窃取军事机密叛逃的罪名转移。"

  "啧啧啧,这小子还真是恨啊!"老首长感叹道。

  "这样会不会太狠了。"白玲珑问道。

  "不狠能骗过谁?"老首长笑着说道:"我倒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。"

  白玲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怪不得老首长那么喜欢羽龙,原来他们两个都是疯子。

  白玲珑疑问道:"可全军区都知道尖刀小队的忠实程度,说叛逃恐怕没人信吧?"

  老首长拿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水,淡淡的说道:"现在最流行什么?演戏啊!"

  说完老首长高高举起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  "啪!"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,要不是白玲珑躲得快,玻璃碴子都险些飞到她那张俏脸上。

  "老子怎么就培养你们这一群垃圾完应儿呢?"老首长怒吼道:"让你们执行个任务竟然他妈的给老子执行到医院去了,能不能干了!还想不想在军界混了!"

  白玲珑愣住了,她实在想不通为人和蔼的老首长怎么现在跟个流氓一样,不过只是短暂的大脑短路,过了一会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,嘴角忍不住抽搐,这特么真是影帝级别的演技啊!

  这个人既然实力那么强,那一定掌控着尖刀小队每一位成员的动作,那么白玲珑和老首长闹翻的事情估计很快就可以让他知道了。

  白玲珑也不甘示弱,红着脸,柳眉倒竖的骂道:"老不死的,你以为你是谁?别给老娘倚老卖老,我们尖刀小队的事情不用你管,地龙出了事你居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,你还是人吗?"

  老首长竟然有些被骂的张不开嘴,手心直冒冷汗,暗忖"这丫头真的是从军区长大的孩子吗?怎么骂人这么顺溜,一定是洛千帆那个臭小子教的。"

  其实老首长猜对了,在一起训练的时候洛千帆竟然去逗白玲珑,气的她破口大骂,最让人无法接收的是,白玲珑竟然骂不过他,白玲珑从小就在军区,没学过什么骂人的话,但遇到洛千帆那可就真的长见识了,原来语言还可以这么玩?

  以至于后来求着洛千帆教她骂人的话,所以才有现在的成就。

  "你给我滚!滚!"老首长装作气的脸透红骂道。

  "滚就滚,你这个破地方老娘还不愿意呆呢!"白玲珑说完转身就走。

  刚一出门白玲珑从高冷女神变成了一个满嘴脏话的美女……

  老首长捂着脸坐在办公桌前,有种后悔和白玲珑对骂的感觉。

  一路上所有军人都看着骂骂咧咧的白玲珑,心中感叹,原来女神骂起人来还可以这么强,不过就算骂人——也依旧很美啊!

  白玲珑走到厕所,看里面没有人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号码。

  "喂?雪龙姐找我什么事啊?"里面传来一个大男孩的声音。

  "你现在通知在各国执行任务的尖刀小队,马上回归总部,我有要事商谈。"白玲珑急切的说道。

  "好嘞!雪龙姐你就放心吧!"

  "找我什么事?"洛千帆蹑手蹑脚的走进林音涵的办公室。

  "你能不能姿势不那么猥琐?"林音涵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闻言洛千帆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林音涵问道:"有业务?"

  洛千帆现在身职海外部翻译,算得上比较轻快的活了,一般情况下都没他什么事。

  "今天晚上有一位英国企业的代表来到静海,我需要你去接待一下。"林音涵淡淡的说道:"这次任务虽然要看看你的能力,但重要性自然是母庸置疑,对魅勋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,能不能干好就看你的了。"

  "哇!不会吧!你竟然这么看好我,我可是新手啊!"洛千帆一脸夸张的说道。

  其实林音涵的话半真半假,这个代表是很重要,但对于魅勋的发展却没什么用处,唯一让林音涵担心的是,如果得罪了这个代表,魅勋会在英国遭受到阻击。

  在这之前林音涵还忐忑了很长时间,洛千帆没有什么业务能力,万一得罪了那个代表,那后果不堪设想,但林音涵还是绝定让洛千帆去,不是他多么有能力,而是——现在魅勋没人啊!

  现在魅勋正在发展阶段,容不得一点差错,每一个员工都要通宵到凌晨几点,休息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,可以说除了洛千帆这个大闲人,还真没人有时间,而且对方是英国人,洛千帆外语那么好,不用他用谁?

  林音涵柳眉倒竖,厉声道:"你到底去不去?"

  "去!当然去!"

  洛千帆淡淡的问道:"地点在哪里?"

  "我已经订好了,你去利豪酒店等着就好了。"林音涵斜了洛千帆一眼说道:"到时候菜上来别给我丢人。"

  洛千帆险些没忍住去杀了林音涵的念头,这丫头嘴也太毒了。

  看着洛千帆吃瘪的样子,林音涵并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扫了洛千帆破旧的衣服,皱了皱眉头说道:"马上去买一套名牌西装,你代表的是魅勋,这样子出去怎么见人?人家会以为咱们魅勋没人的!"

  林音涵这一番河南外伤性癫痫症状话说完也有些心虚,因为魅勋——真的没人。

  "我没钱!"

  "嗯?"林音涵面色一冷:"你刚刚不还支出一万多吗?"

  "那是我租房子的钱。"洛千帆激动的说道:"我不能因为体面而没地方住啊!"

  林音涵嘴角抽了抽,拿起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:"给洛千帆买一套西服。"

  林音涵扫了洛千帆一眼,对着电话淡淡的说道:"身高一米八五,体重一百三。"说完在洛千帆吃惊的目光下挂了电话。

  洛千帆暗暗心惊,这个女人不愧为精英,随便扫了一眼就把自己身高和体重了如指掌。

  "你怎么知道我的身材?"洛千帆一脸警惕的看着林音涵问道:"你不会早就对我有想法吧?"

  林音涵并没有说什么,她知道在语言这方面,她要是和洛千帆硬犟,绝对是被吊打,索性也就不开口说话。

  秘书办事很利索,很快一套白色高档西服拿到林音涵的办公室。

  "你……你让我穿白色的?"洛千帆无奈的问道。

  林音涵眼中也闪过一湖北癫痫病医院那好?丝笑意,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套白色高档西服,嘴角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。

  秘书怂了怂肩说道、"没办法,就这一套了……"

  "……"

  利豪酒店是著名的商务会所,而这所酒店恰好在魅勋集团的名下,可见魅勋绝不是普通小打小闹的企业,而是真正有实力的商业集团。

  夜晚利豪酒店门口缓缓停下了一辆宝马车,一个青年从车里钻出来。

  青年一身白色西服,显得优雅成熟,一寸短发显得有几分痞气,加上那双深邃的眼眸,如果不熟悉他的女性绝对会在第一眼爱上他。

  看着身上合体的白色西服,洛千帆啧啧赞叹一声:"有钱果然是不一样啊!"

  因为林音涵提前在这里打过招呼,所以这一次洛千帆没有受到任何阻拦,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去。

  "洛秘书,在这儿。"一个中年男子向洛千帆摆了摆手笑道。

  中年男子身着黑色的西服,油光锃亮的皮鞋穿在脚上,头发井井有序的梳着,体型微微有些发福,身为魅勋名下利豪酒店的主事人,明显是一名成功人士。

  洛千帆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大堂经理,友好的笑了笑说道:"您就是孙经理吧?"

  "什么孙经理,都在魅勋,咱们也算同事,你就叫我子强吧!"孙子强客气的说道。

  语气中有一丝丝讨好的意味,在这之前有人给他打过招呼,洛千帆现在是林音涵身边的翻译,在海外部工作,海外部那可是魅勋集团最重要的一个部门,所以才由林音涵亲自掌管,而洛千帆现在是翻译,身份自然水涨船高。

  "嗯?"洛千帆微微一愣,看着孙子强笑着说道:"那我就托大,叫一声孙哥?"

  "老弟客气了,我就不打扰你了,客人现在在201号房,你可要好好把握,争取给魅勋笼络一个大客户。"孙子强开口说道,语气中有几分羡慕。

  "那孙老哥咱们改天再聚,我一定请你多喝两杯。"洛千帆敷衍道。

  说完洛千帆转身走向二楼,很快来到了201包间门口,刚刚进入包间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深棕色头发男子,和一个栗色头发的女人,男子五官端正,一身海蓝色的西服显得有几分贵族的气息,女子一身工作装,长相平平,头发披在脑后,显得成熟稳重。

  男子看着进入包间的洛千帆,眼中闪过一丝玩味,嘴角也不自觉的向上翘,转头对女子问道:"谭娜,魅勋集团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派人过来?"

  谭娜微微一愣,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,笑了笑很配合的说道:"可能林总有事耽误了吧。"

  无视!赤裸裸的打脸,洛千帆眯了眯眼,向前走两步,伸出右手,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对着男子友好的说道:"您就是弗朗德先生吧!我是魅勋集团的员工,洛千帆。"

  弗朗德并没有和洛千帆握手,甚至看都没看洛千帆一眼,只是淡淡的说道:"看来魅勋对这次合作没有诚意啊,派一个小小的员工来这和我谈合作?"

  洛千帆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,眼里闪过一丝无奈,这要是在燕京的时候,就凭这个男子无视自己,恐怕他都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。

  "弗朗德先生,既然林总派我来就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我,也就是说我可以和贵公司谈合同,这是林总赋予我的权利武汉癫痫病检查。"洛千帆面色如常的说道。

  弗朗德一听,厉声说道:"信任你?你今天才到的魅勋吧?一个新人,现在竟然要与我谈合作?你是在开玩笑吗?你算什么东西?"

  洛千帆目光一冷,脸色也阴沉下来,对方既然知道他是今天才来到魅勋的,那背后肯定没少调查他。

  弗朗德点燃一根雪茄:"卡特家族的企业不能和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谈判,这是对卡特家族的不尊重。"

  "老孙,上菜!"洛千帆向门外喊道。

  弗朗德和谭娜一愣,他们不明白洛千帆这么做的意义,已经明确告诉他不会与他谈,他竟然还厚着脸皮待在这里。

  一个个衣衫整齐的服务员托着一道道美味佳肴走进包间,不一会空空的餐桌上已经摆琳琅满目的菜色。

  孙子强站着一旁问道:"洛老弟还需要什么吗?"

  "不需要了。"洛千帆微微品了一口高档红酒说道:"这些菜够咱俩吃的了。"

  "啊?"孙子强顿时就愣住了,就连刚要动筷子的弗朗德和谭娜也愣住了,没想到洛千帆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"愣着干啥?一块吃。"洛千帆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孙子强说道:"这么多菜,老孙咱们可得好好喝点。"

  弗朗德脸色阴沉的似乎要滴出水来,目光阴霾的看着洛千帆,缓缓开口说道:"怎么了?你这意思是不让我吃了?"

  "你算什么东西?"洛千帆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弗朗德。

  谭娜皱了皱眉头,刚要开口说什么,就被洛千帆打断:"谭娜小姐,我记得这小子不是卡特家族企业的总裁吧?老查尔才是真正的主事人吧?"

  谭娜一听,脸色微变,嘲讽道:"查尔斯总裁岂会来一个小小的静海来谈合同?你把魅勋想的太高大了吧?"

  "那你们凭什么要见林总呢?你们是什么身份?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是诈骗团伙。"没等谭娜反驳,洛千帆用华夏语跟孙子强说道:"老孙,报警!就说魅勋集团遭遇团伙诈骗。"

  "混蛋!"听得懂几句华夏语的弗朗德骂道:"你才是骗子!我可是卡特家族的少爷,你凭什么说我是骗子,我说你还是骗子呢!"

  洛千帆无所谓的说道:"随便,我是不是骗子林总会为我作证,而你们有什么证据说你们是卡特家族的。"

  孙子强有些为难的说道:"洛老弟,你看——"

  洛千帆微微一笑:"不用管他们,报警,跟林总说明一下情况,出了事我扛。